主页> > 叫做各类 >大家都忘了自己才是主角,主角愈是深陷绝境,故事就愈有看头 >

大家都忘了自己才是主角,主角愈是深陷绝境,故事就愈有看头


2020-06-29

大家都忘了自己才是主角,主角愈是深陷绝境,故事就愈有看头

多摩川是一条对于东京来说,无论在历史或地理上,甚至艺术创作领域中,都很重要的一条大河。喜好日本,常来东京旅游的旅人,也许未曾留意过这条河川或也不察其名,但是我想十之八九早在不自觉之中,其实都已和多摩川有过照面的缘分了。

这条河源于山梨县和埼玉县的交界,流经神奈川县后,进入东京都,最后朝着东京湾前进,转过羽田机场侧边,奔向大海。因此,每一次当你在即将降落日本的飞机上,兴奋地从高空鸟瞰着东京时,其实就与多摩川下游的出口相遇了。

多摩川的流域极广,在沿途汇聚出了日常的民居,展现出平凡却又多元化的生活样貌。若要说多摩川流域,就是一个东京生活的缩影也不为过。

生活累积场景,场景堆叠出故事,提及多摩川或以其为背景的作品,从古到今都未曾断绝。早在日本古典作品《万叶集》〈东歌〉,多摩川就曾以「多麻河」之名登场。凭着「神奈川沖浪裏」一图而闻名的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在他的绘画「富岳三十六景」系列中,多摩川亦以「武州玉川」的旧名登场为主题之一,可见其重要性。

多摩川,就这样以时间之姿,流啊流的,绵延出了许多的人际关係,同时酝酿出文学创作中的人间传奇。

经过许多年以后,关于这条河川的故事,又诞生出了这一本此刻正在各位手中翻阅的小说集,多利安助川所着作的《多摩川物语》。

多利安助川的《多摩川物语》是一本共有八个短篇的小说集。每个故事各自独立,但几篇故事中提及的人物与场景,偶尔又会在其他的篇章中登场。在某一篇故事,你先是透过了某个人物的角度听见一个故事,但在另外一篇又可能会从另一个人的眼光,颠覆原先理解的人物,发现事情有另外一种诠释。整本小说集带着一抹「短篇连作」的风味。

《多摩川物语》日文版最早在二○一一年曾以《大幸运食堂》为名出版,经过修正改写后,书名改题为《多摩川物语》, 在二○一四年于日本出版。初版的小说是以故事中提到的「大幸运食堂」作为共通的贯穿场景,改为《多摩川物语》再版后,故事读下来,便是以多摩川作为共通的舞台背景。

八篇故事〈黑猫咪子〉、〈三姊妹〉、〈明灭〉、〈正式开拍!〉、〈颱风过后〉、〈花丼〉、〈过冬〉、〈月明之夜〉里的人物或许是相互认识的旧识,又或许只是错身而过的陌生人,彼此的共通点则为大家都是生活在多摩川沿岸的市井小民。故事主角说穿了,都不是什幺了不起的大人物,所作所为也没有多幺戏剧化的成就,但在作者平实的笔触下,那些平淡的小人物,他们的所思所想,他们在琐碎的生活中滋生的忧虑、寂寞、徬徨、怯弱、感动或喜悦的情绪,还有偶尔想要为平凡生活冲出一段小小冒险的勇气,却都十分贴近着我们的真实生活。故事没有高潮迭起的剧情,然而当阖上了书本,对照起自我的生活处境,却意外地发现直捣人心。

以〈花丼〉作为代表,印象很深的是主人翁店长继治,放在店门口的招牌上写着的「活下去,不管到什幺时候。吃碗花丼,让人生绽放花朵。」这句话大概就足以串连起八个短篇的故事旨趣吧。作者企图传递出再怎幺微小的自己,对别人来说,却可能存在着巨大的力量,同时也希望自认低微或笨拙的人,要相信自己总有存在的价值。因为有一天,你甚至可能造就出拯救他人灵魂的意义。当然,活着,并非永远都是充满光明面的,但人生仅走一遭,本来就应该学习享受过程才对。像继治说过的:「正因为活着,才明白什幺是痛苦。我是个厨师,不管人生是什幺滋味,都要好好品嚐着活下去。」

八篇小说里我最喜欢的是〈正式开拍!〉这则故事。多利安助川在故事中说,我们每个人都有过一点小事就灰心丧志的经验,但换一个积极的角度来看,正因为我们是主角,所以才会遭逢不顺遂。毕竟唯有深陷绝境的主角,故事才会有看头。

可不是吗?要过一段精采绝伦的人生,无论在别人眼中是多幺平凡的幕后小人物,都别忘记自己也是个主角才行。于是乎,喜怒哀乐的经历,都将视作丰富人生剧本的编排,当遭逢折磨之际,或许也能像是〈三姊妹〉里的洋平那样听见书本那幺说:「开始吧,开始一段新的故事。朝着目标一步步走下去吧!」
本文介绍:
《多摩川物语》。本书作者/多利安助川;出版社/博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