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主机制造 >年用35亿片百年才分解纸尿片祸留五代 >

年用35亿片百年才分解纸尿片祸留五代


2020-07-08

年用35亿片百年才分解纸尿片祸留五代年用35亿片百年才分解纸尿片祸留五代

(槟城18日讯)迎来新生命是桩雀跃喜事,但换洗沾满便便的尿布却是不少父母照顾宝宝最折腾的梦魇。即丢纸尿片的推出确实提供了莫大便利,但大家可曾想过便利中潜在的隐忧?

废弃物管理专家汤礼聪博士说,我国婴儿每年纸尿片用量高达35亿片,只要两天就足以环绕大马半岛2068公里海岸线;全年纸尿片的重量更堪比83万3000头号的成年公象。

纸尿片主材料为塑料,土埋数百年才分解,恐祸留至少五代子孙。面对纸尿片环境威胁,我们该怎幺办?便利与环保该如何平衡?本期《一週放大镜》与大家聚焦尿片这回事。

汤礼聪说,0至30个月即两岁半以下的婴孩,由于未学会上厕所,几乎全天离不开尿片。据他对不少家庭的普查,婴孩每隔3至4小时就须换尿片,这意味每名婴孩每天用上6至8片尿片。

“我国30个月以下人口约为162万0375人,若以每名婴孩每天用6片纸尿片基準,全国一天纸尿片用量达970万片,一年逾35亿片;若以8片为基準计算数量就更大了。”

他也造访一家位于莎亚南的纸尿片厂商,佔有我国40%婴孩纸尿片市场的这家厂商,年产量约14亿片。如此计算,我国婴儿纸尿片年总销售量35亿片,与他以每天6片为基準的估算吻合。

归类不可回收垃圾

“若以每片尿片宽10公分保守计算,只需两天,全国累积的用后纸尿片就足以从玻璃市排到柔佛,再绕上吉兰丹,围绕半岛2068公里海岸线。”

他说,每片用后纸尿片湿重量0.3至0.5公斤,据全国固体废料管理局(JPSPN),纸尿片佔我国垃圾总重量约12%;以每天3万5000公吨垃圾计算,一年内被丢弃纸尿片重量达153万公吨。

他补充,JPSPN有关纸尿片的数据不仅是婴孩纸尿片,也包括成人纸尿片。

汤礼聪说,纸尿片目前在我国被归类为不可再回收垃圾,土埋场成为数以亿计纸尿片的归属,由于主要成分为塑料,需250至500年甚至更长时间分解,造成沉重环境负担。

一般来说,纸尿片表面材料是无纺布;吸收材料为绵状纸浆及高吸水性高分子;防水材料为聚乙烯薄膜;伸缩材料是聚氨酯等;粘着材料为热融粘合质;成分以塑料为主。

“若把用后纸尿片压缩成每立方米350公斤,以深度1公呎土埋,我国每年製造的153公吨纸尿片将佔用436公顷土地,相等于1077个足球场面积,在寸土如金的时代,恐威胁生活空间。”

他说,我国目前大部分纸尿片都送往土埋,仅有小部分焚化处理。但焚化纸尿片需小心,不完全燃烧会释放二噁英、夫喃、氯气及一氧化碳等有毒物质。

宝宝不再出红疹

布尿裤省钱又环保

换洗尿片麻烦吗?提倡尿布使用的曾莉茹说,说不麻烦是假的,但也没印象中困难。她耗点功夫换洗尿布以免宝宝出红疹,那不是更麻烦吗?

曾莉茹育有两名孩子,女儿陈品轩6岁,小儿子陈伟滕6个月。当年还是新手妈妈的她给女儿穿纸尿片,女儿竟出红疹,需看医生及涂药,为不想宝宝受苦而改用尿布。

“市场目前除了有传统白色尿布,还有一种选择叫布尿裤(Cloth Diapers)。布尿裤和尿布一样,可重複换洗,不只让宝宝穿得舒适,也比纸尿片更省钱及环保。”

她说,布尿裤可细分为两款,一款内附吸收垫,每件约90令吉,吸收垫让布尿裤能存更多尿液,但也令洗后较难晒干;另一款则内部有网,可垫入白色尿布,每件只需6令吉,她偏爱使用这款。

说着说着,她脱下宝宝的布尿裤,取出内垫尿布,即场示範。

“先用水沖一沖,再浸泡一会儿进洗衣机,洗衣机已越渐普及,清洗尿布没过往般麻烦。洗尿布就像平时洗衣,额外水费不比买纸尿片开销高。”

她说,每包36至60片的纸尿片价格为30至60令吉,夜用纸尿片更贵。全纸尿片宝宝平均一週就用完一包,这意味每名宝宝每月纸尿片开销达200令吉。

“我的宝宝一天需约10条白色尿布及2件内网布尿裤,再另準备一套换洗,即总共20多条白色尿布及4或5条布尿裤,买新的只需百多令吉,是一次性消费。”

她说,其实小儿子目前用的尿布都不是新买的,而是大女儿、兄弟姐妹或朋友孩子传下来的。她之后也会把这些尿布及布尿裤与其他亲友分享。

她建议不习惯用尿布的家庭混搭使用纸尿布及尿布,比如父母没上班的週末白天,在家照顾宝宝时就可用尿布,出门及晚上睡觉时就穿纸尿片。

曾莉茹的丈夫是建筑师,她则是自僱人士,偶尔需出坡公干,她感恩获得丈夫及母亲的认同,协助照顾宝宝。

曾莉茹也提倡全母乳哺育,她的奶水不仅足以餵饱自家宝宝,更多到用来为宝宝洗澡及製成肥皂派送亲友,甚至曾捐献逾200包母乳助养其他不幸丧母的宝宝。

“自然哺育不仅对宝宝健康好,不买配方奶粉及少用纸尿片,每月较其他家庭可省下600令吉不等,这些钱可用在孩子教育及其他家庭开销上,一举多得。”

拟引进日本技术

脱水转换燃料颗粒

汤礼聪是日本福岗大学废弃物管理学博士,他说,日本已成功研发技术把纸尿片脱水及杀菌,再转换为燃料颗粒,每公斤颗粒含5000卡路里,能处理纸尿片又可生产能源。

他是我国环境部与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共组废料专家团成员。他透露,日本专家团已于上月来马与环境部官员及掌管槟州环境事务的彭文宝交流,探讨引进上述技术。

“在克服纸尿片问题上,政府、商家及民众都有责任。政府需採取更完善废料处理机制,商家应儘速研发兼顾民众需求及环境保护的产品,民众则应做更环保选择,如用尿布。”

询及清洗尿布所用的水会否是另种资源浪费?所用清洗液会否是另种污染?他回应,没有一种方式是完美的,现代生活便利和环境保护讲究中庸,清洗比塑料更符合自然法则。

他感到纳闷,当大家把塑料袋及保丽龙视为洪水猛兽,各州政府纷纷禁用时,却没人关注具同等杀伤力的纸尿片。

他补充,女性月事用的卫生棉材质与纸尿片相似,环境负担同样不容小觑。有关单位应加速研发能兼顾女性同胞需求及环境保护的月事用品。

未来设专案小组

或要求分类纸尿片

彭文宝说,州政府意识到纸尿片的环境威胁,不排除现有垃圾源头分类运动成熟后,附加要求民众把纸尿片分类出来,以方便特别处理,包括以技术转换成燃料颗粒。

他指出,槟城曾在2011至2013年期间被日本国际协力机构选为我国电子废料回收计划的实验城市,成果乐观。但该机构及我国环境部这次把纸尿片回收计划的实验城市定为吉隆坡。

“儘管槟城无法成为纸尿片回收计划的实验城市,但州政府还是会持续与该机构及环境部保持紧密交流,跟进实验进展,希望槟城也能儘速落实更环境友善的纸尿片处理机制。”

他透露,州政府未来或与托儿所、坐月中心、老人院、医院等纸尿片用量大的单位,及相关政府和非政府机构组成专案小组,探讨落实方案。民众或需把家用纸尿片分类比送往指定回收站。

家长保姆怕麻烦

为省时间才用尿片

《一週放大镜》记者上月杪直击在槟城国际会展中心举行的婴孩用品展,抽样访问多名家长,近乎所有受访家长认同尿布舒适且省钱,但却因麻烦而倾向选用纸尿片。

每月开销逾300令元

来自双薪家庭的新手妈妈叶惠婷透露,她产假期间曾尝试给宝宝穿尿布,频密换洗确实累人;她如今已回到工作岗位,照顾宝宝的保姆不愿配合使用尿布,宝宝已全用纸尿片。

另一名受访爸爸黄俊逸说,家中有两个宝宝,2岁半老大及1岁小妹都交由老母亲照顾,若用尿布恐忙不过来。他无奈地说,每月纸尿片开销逾300令吉确实沉重,但为方便也无他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