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博览领域 >篮球无关的自信!无视队友和霸佔出手的「服务生」如何试图说服自 >

篮球无关的自信!无视队友和霸佔出手的「服务生」如何试图说服自


2020-07-28

去年夏天,Dion Waiters坐在Pat Riley的办公室里,听这位NBA的传奇人物将如何试图说服他和热火签约。

篮球无关的自信!无视队友和霸佔出手的「服务生」如何试图说服自

在已经过去的夏天时光中,多数自由球员已经拿到了薪资不菲的新合约,而迈阿密——随着Dwyane Wade离开——阵容是由一年合约的临时工或联盟老将而组成。Waiters本来并不认为自己会成为完全自由球员,然而Kevin Durant的离开,让雷霆最终收回了合格报价,也使Waiters投身自由市场。

Riley一直都很喜欢Waiters,他告诉Waiters,球队很早就希望能把他招致麾下,融入球队。冷静镇定而又略带冷酷风範的Riley,常年梳着一头光亮如帕西诺在电影中那样的教父式髮型,坐在挂有球队冠军成员合影前的他告诉Waiters,在迈阿密文化中得分后卫是多幺重要的一环。随后,他抛给了Waiters一个挑战。

「你会怎幺做?如果比赛还剩下4分钟,我们需要你去得分,我们需要你去带领球队,你会怎幺做?」Riley这幺问Waiters。

「我知道我需要去做什幺,」Waiters回答的没有一点迟疑,「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机会。但我是为摧毁对面而生的。」

Riley微微一笑。

「正合我意。」

在网路上,Dion Waiters被视作经常无视队友和霸佔出手,同时又充满讽刺气息以及喋喋不休的篮球运动员。看上去世界上没有他不敢投的球,Waiters内心深处的信念让他敢于和任何一个人竞争。但在现实生活中,Waiters是个安静而又话语温柔的人,他更愿意去聆听别人的讲述。他是你可靠的朋友,还是为孩子全心全意付出的好父亲。一旦受到挑战,他那超乎常人又建立在自己傲气上的自信便会展露出来。这股自信让他从费城到迈阿密一路走来,面临挑战时继续向前。

在Waiters确信自己能进入NBA之前,他是那个在南费城球场上的霸主。从孩提时代到高中生涯,他踏遍了整座城市只为打球。Waiters在E.M. Stanton中学求学期间,你很容易就能在离校不远的基督教青年会球场上找到他。Marian Anderson Rec Center的室外球场也是他经常出现的地方,正是在这片球场上未来的棒球球星Mo’ne Davis因为当时是足球球员却扔出了螺旋球而被发现。同样位于南费城的Chew球场上,你都可以找到Waiters和他朋友们的身影。

随着时间推移,南费城的生活环境愈发恶劣。就如身边人的生活那样,Waiters的童年充斥着枪声。因为枪击,他失去了两个表亲。他最好的朋友Rhamik Thomas在Waiters高中二年级时也被枪击。他的母亲Monique Brown在一天晚上从溜冰场开车回家途中被流弹击中。哭泣之后,篮球是抚平伤痛的良药,正因为能够继续活下去,Waiters就逐渐培养出了属于自己的自信,直到他被招募的那一天。

「无论发生什幺事,第二天我总能在Chew找到他,」Brown说。

篮球无关的自信!无视队友和霸佔出手的「服务生」如何试图说服自

当地球员都很喜欢去Chew。Waiters几乎每天都去那里打球,和自己的朋友Rhamik, Scoop Jardine, Rashawn 「Bub」 Cunningham, 以及Bub的哥哥Tabby一起练球。

这群家伙几乎整晚整晚的待在Chew打球。Waiters经常和住在球场附近的Rhamik一起打球。炎热的夏季傍晚,打完球的他们会跃过其中一个球场背后的围栏,跳进游泳池里冼澡打闹。(Waiters说他会直接跳过围栏而跃入泳池中。可惜的是没有人能证明这一点。) 在泳池里的时间本身不代表什幺。但有天晚上一条斗牛狗的出现,彷彿在警告这些擅自闯入泳池嬉戏游泳的少年。

「我不会怕一条该死的狗。」Waiters回想起这些时语气满是不服。

Jardine和Tabby是这群人中最年长的两个,Waiters也特别尊敬比他大三岁的Jardine,他在10年级的时候就承诺要加入锡拉丘兹大学。儘管Jardine意识到了来自Waiters的仰慕之意,但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球员。

「我总是希望他能在自己的队里,那个时候他还只有12或13岁,」Jardine说,「我通常是这个地方最坏的小孩子之一,但他就像一个疯子一样。假如我们是对手,那他就会试着打爆我的脑袋。」

除了南费城的这段关係,这些男孩还一起参与了AUU的比赛。先是Tabby, 然后是Scoop,紧接着Dion和Bub也参加了进来——在总教练Aaron Abbott指导下——高中时期都为Final队比赛。

Abbott是南费城人。他会跟镇子里的所有人挥手问好。如果你问他当地的一条路名,他就能告诉你谁在那里长大。如果你不认识去Mitchell & Ness商店的路,他还会带你一程。他对南费城的所有事情了如指掌,尤其是篮球相关的事情。Abbott从Waiters 11岁的时候就开始教他,一直到他高中毕业,在此期间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孩子真的不可多得——不仅仅是Waiters场上的天赋给了他这种感觉。

「他是个成熟而且努力的人,」Abbott说,「他从来都不会惹上麻烦。愿意承担过错。同时他也是个很棒的队友。」

Waiters一直都是Abbott最信赖的球员之一。因为他总能神奇的提前找到正确的前进路口,所有球队去打客场比赛的时候Waiters通常会坐在坐前面的座位上指挥方向。球队的DJ也是Waiters,他会播放自己童年好伙伴Meek Mill所组建的南费城乐队The Bloodhoundz的歌来振奋球队。Abbott回忆说,去打客场比赛的时候Waiters会带着自己6岁的表弟,Waiters 13岁之后就一直负责照顾他。总被要求做很多的事的Waiters,也会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恶作剧时刻。

「打客场比赛的路上我会给这些孩子一点钱,让他们去商店里逛逛,我通常会让他们前后两场比赛之间坐在店里的按摩椅上放鬆一下身心。」Abbott说,「但有一次Dion不见了。因为这件事大家在比赛之前都没精打采的不想吃饭。因为他们没吃饭,所以我也就没吃。另一次Dion又不见了,但是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大盘的中餐。他拿回来了饭,鸡肉和一些花椰菜。我很生气。但他却说,‘教练别担心,我拿了这些回来。’」

Waiters不应该这样。球队最后因为他吃了这些中式快餐而输了。

「但即使那样,赛后他把一切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并向队友道歉。他坦白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Waiters从来不止是说说而已。他会用自己最好的表现在场上进行回应。一天晚上9点,在一整天的训练之后, Abbott开车送Tabby回家,在路上他们看见Waiters和Thomas正在Chew里打全场的一对一。Abbott把车停到路边,和Tabby一起看着赤膊上阵全身溼透的Waiters在这样一个潮溼的夏夜继续锻鍊自己的能力。Tabby最后开启车门,给予Waiters一些关于他球技的点拨。

「嘿,Loc,」Tabby喊着Waiters很多绰号中的那个。(Loc通常是D-Loco的派生词。) 「Loc,你的投篮不行,」Tabby对着只有13岁还没能扣篮的Waiters说。Waiters对他的批评耸了耸肩。第二天早上,Abbott带着Tabby去準备6点的训练,但他们经过Chew时,发现Waiters还在同一片场地上,穿着他们9个小时前看见的衣服,却一次又一次把球投进篮框。

「‘我比他们更好。’这是他一直最喜欢说的话,」Abbott说,Waiters一直会谈到自己朋友,还有Chew中遇到的对手,又或者是那些在AUU中招募等级比他高的人。其中说到更多的是,他是更好的那个人。

篮球无关的自信!无视队友和霸佔出手的「服务生」如何试图说服自

Waiters的自信心和球技在跟大几岁的人的不断比拼中持续增长。高中毕业之后,他立刻就去了Neumann Goretti High,在那里,他在结束平时的训练之后还能跟Scoop一起打球。有一天,当时锡拉丘兹的助理教练Mike Hopkins 正巧来这里考察同时南费城人的Earl Pettis,Pettis最终会为Rutgers大学和La Salle大学打球。在高年级的对抗赛结束之后,Waiters脱下自己的制服,跟Scoop打起了一对一。

「球馆里只有一个白人,所以我知道他一定是球探,」Waiters记得这件事。

Hopkins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

「我的感觉像是,‘我的天吶’ 或者其他你能想到的类似用来形容的词,」Hopkins回忆起第一次看Waiters打球,「我认为他可能只是个新生。但他主宰了球场。我确实看到了他的强硬,他内心的傲气和散发出来的自信。你明白他就像是为篮球而生的。我想我们要抢先招募他以防被别人发现。」

在高中第一年的暑假里,Waiters——Hopkins和Jardines一直在招募他——已经同意前往锡拉丘兹。在他前往康乃狄克的South Kent高中读高二之前,他辗转了Bartram高中和South Philly高中。Waiters承认在康乃狄克的时光让自己更成熟,但因为自己更想念家乡,所以高三高四都是在纽泽西的Life Center Academy度过。Hopkins定期的会和Waiters的教练Wilson Arroyo联络,确保他的奖学金招募依然有用。

「我会打电话给Wilson,问他关于Dion的事。有一次他说,‘Dion很好,但他每天都会用Skype和一些饶舌歌手比如Meek Mill聊到凌晨3点。’」Hopkins回忆说。

「我的感觉当时是,谁是Meek Mill ?当我前去拜访的时候,我告诉Dion不要那幺做,你在挥霍你的时间,你需要更多关注篮球。作为一名教练,你只会希望他专注篮球。Dion听我说完,跟我做了个鬼脸,他跟我说,‘Hop教练,停止说教吧。’」

很多年后,Waiters会签下一份5200万美元的合约,与此同时,他的老友发行的第一张专辑排在Billboard 200的第三位。

在锡拉丘兹的时光中,Waiters有过动荡,但最终都得到了回报。总教练Jim Boeheim决定把Waiters当成板凳火力来使用,使得他跟教练之间有所争执。Waiters有着无法忽视的天赋,但也因为Boeheim强硬表达爱的方式,使他在面临这种额外的挑战中,却锻造出了更多的自信。

新秀赛季的一天,Waiters坐下来和Boeheim交流,告诉这位传奇教练,如果自己没有得到更多的出场时间的话,他要考虑转到其他学校去。Boeheim毫不担心,他告诉Waiters,你可以离开这里。Hopkins后来说,Waiters不止一次的提到要离开锡拉丘兹,「有四次,五次或者六次那幺多吧。」

「我知道他们一定会让我上场,所以我不会介意的,」Waiters说,「但我感觉自己被骗了。」

Hopkins为了弥补两个具有强烈竞争心的人之间的裂痕,成为了「乔治华盛顿大桥」,经常调停两人之间的关係。新秀赛季之后,Waiters的身材更好了,也期望着能在一年替补之后得到先发的位置。但是Boeheim依旧希望他从板凳打起,给Jardine和Brandon Triche打替补。

「你并不比Brandon和Scoop好,」Hopkins记得Waiters大二赛季的时候Boeheim这幺跟他说。

「不,我比他们更好,」Waiters回击道。

「但也不会是现在。」

「我就是比他们更好! 」

「你能理解教练话里的意思吗?」Hopkins出来打圆场。

「Hop教练,你有听到他说什幺吗?」Waiters充满怀疑的说,「他说我不比Brandon和Scoop好!」

「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篮球传奇教练,」Hopkins的语气中开始显露发怒的意思,「而在Dion的眼里他就像是不知道自己在说什幺一样。」

「即使面前是欧巴马总统,Dion也会说出自己的意见。」Bub带着一丝笑容说道。

Waiters对于自己在锡拉丘兹展现出的才华毫不怀疑。2016年5月,有报导说他还在大学的时候给自己起绰号叫「Kobe Wade」。Waiters说这个绰号并不是特别的重要,而且只是他在Facebook上发表言论的一种自由风格。但这个故事说明Waiters的自信仍然在增长,并且更多与自己的傲气有关。

「很多人会因为Dion脸上带着咆哮的表情,就觉得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愤怒,」Hopkins说,「他确实很自傲又坚韧。但是你需要知道他出身何处。如果他显露出任何软弱的姿态,他就会被注意到。这是他的生存之道。往更深的层面说,他依然是个好孩子。」

Waiters最终接受了第六人的角色。他和Jardine从Chew球场开始积累下来的化学反应,帮助橘子人队打进了精英八强。在输给俄亥俄州立的比赛之后,Waiters放弃了大三回归球队成为毫无质疑的核心的机会,并且没有打电话告诉Bub,转而宣布自己将进入NBA 。

根据2012年的选秀榜单,Waiters不在前五之列。太阳承诺会在13顺位选中他,而有流言说波特兰(已经有了Damian Lillard)会在第6顺位选择Waiters。最后骑士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在第4顺位选走Waiters。

选秀之后,关于他是否合适与2011年状元秀Kyrie Irving搭档的问题随之浮现。但实际上,他们两个人其实很早就认识了,时间都可以追溯到他们的AUU时代和夏季训练营的时候了。

他们之间的友谊延伸到了比赛场上的合作,虽然在最初的两个赛季里两个人之间表现并不好。在新秀赛季之后,有很多报导称Waiters觉得球队过于注重Irving了。而现在的Waiters,包括他身边的一些亲近的人坚持表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说法。

篮球无关的自信!无视队友和霸佔出手的「服务生」如何试图说服自

但至少,Waiters相信球队当时的天赋。当巫师的Bradley Beal说自己和John Wall是联盟最佳后场搭档的时候,Waiters说那是「胡说」,并在推特上发表了一场对巫师比赛中自己的高光集锦,最后还配上了「人都会说谎,但篮球不会说谎」 的经典语句。

「我在这点上有权利这幺说,」Waiters自豪的说。

Waiters在骑士的第二年中逐渐开始展露头角,证明了他为什幺值得这幺高顺位的被选中。儘管球队整体情况依然不佳,但当Waiters在场上时,骑士的攻防效率都会更好。对Irving则不然,他的个人净胜分比Waiters明显要低一些。2014年夏天中所有事情改变之时,Waiters似乎进入了自己最好的状态。

LeBron James回来了。

「Dion和Rich Paul通话的时候,事实上我正开车带他回去,」Bub回忆说。Waiters和Paul是很多年的朋友了,并向他询问关于James回来将发生的一切可能。

「Rich说,‘别挂电话’」,大概10秒钟后我听见了电话里传来James的声音。我是他的球迷,但我之前从来都没听见过他的声音。他只是告诉Dion,‘做好準备。’

Waiters把自己和James做队友的几个月时间比作在蛋壳上行走。随着Kevin Love加入球队,骑士一夜之间就从一支重建球队进化成总冠军竞争者,很明显球队希望赢在当下。Waiters需要调整他的风格,学会怎幺样在不经常触球的情况下,做出高效的贡献。这是他在职业生涯中第一次必须做出牺牲。

在场上的时候,Waiters依然很想去投篮,更多的时候会表现出对队友的愤怒。当YouTube是James在组织进攻的时候,他在侧翼要球的影片时,这对当时的Waiters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帮助,反而起到了坏作用。

在场下的Waiters跟James成为了好友,这段关係直到现在还不错。Waiters和James一起训练,还和他一起去吃饭,儘可能多的利用和他相处的时间从James身上学习。

「当我进入联盟的时候,他就是我最喜欢的球员之一,」Waiters说,「他在职业性上有很多可学之处。特别是关于牺牲这一点。他把我罩在了他的羽翼之下。」

骑士赛季前期的挣扎,让Waiters经常成为失利的代罪羔羊。在被视为球队建设的成员的几个月之后,另一个挑战出现了。他本该在对费城的比赛中先发出场,在超过100名亲友和朋友面前打球,但骑士球员管理总监Raja Bell赛前告诉Waiters,他刚刚被交易到了雷霆。

「我能先打完这场比赛,然后再谈这个吗?」Waiters问道。Bell告诉他不行。儘管愤怒于无法在家乡球迷面前打球,但Waiters还是收拾了自己的东西默默离开了球馆。他在费城当地的旅馆里遇到了老朋友Meek,Meek安慰了他。Waiters和Meek去了他的工作室里,吃了些披萨,听了Meek最新写的歌,之后两个人一起在旅馆附近玩滑板。(「Meek会玩滑板。他不像我那种方式玩滑板,但他确实会滑。」Waiters说。)

当Waiters登机前往奥克拉荷马城时,Waiters收到了来自Russell Westbrook,Kevin Durant和Kendrick Perkins欢迎他加入球队的资讯。Waiters将在他职业生涯的第三年里为第四个教练打球。他去的每个地方,不稳定彷彿如影随形。他总是无法得到像他的超级球星队友那样来自球队的长期安全感。不断出现的挑战,让Waiters用自己的自信予以回应。有时那意味着一记欠考虑的出手,但这是在雷霆,也让他更快的适应起来。他找到了自己作为板凳得分手的角色,同时跟Durant的关係也更紧密。

摄影机时常会在场上停球时找到Durant和Waiters两人之间的互喷镜头,但它不会看见两个人在球馆外一起度过的时间。很多人说Waiters难以融入球队,但他跟队里球星的关係却日渐紧密。他称Russ和KD为大哥。

2016年季后赛,Waiters发挥出最好的一面。他是板凳上的微波炉式的得分点,同时在一些回合中显露出之前并不为人所知的防守能力。虽然最终雷霆输掉了跟勇士的西区决赛,但Waiters已经準备好再干一场。

「我们本应该震惊这个世界的,」Waiters说,「我不想把这幺好的事情搞砸了。」

篮球无关的自信!无视队友和霸佔出手的「服务生」如何试图说服自

但事不遂人愿。总冠军赛后不久,Durant宣布他将签约勇士。Waiters想回到雷霆,但他想在Durant离开之后留下的空缺中发挥更大的作用。雷霆却有其他的计划。助理总经理Troy Weaver打电话告诉Waiters,他的一年合格报价将被球队撤回,从而让他投身自由球员市场。那个时候很多大合约已经敲定。在失去Wade之后,迈阿密离完成阵容组建还有不小距离,球队迅速在Waiters成为自由球员的时候联络了他。

Waiters最初拒绝了热火的报价。他跟Riley和Erik Spoelstra会面后知道自己是想为热火打球的。但是在没能从雷霆得到更重要的角色之后,热火的这份报价甚至比雷霆之前提供的合格报价还要低。为此Waiters展开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知道热火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如果我签了这份合约,我关心每个人会怎幺评价,」Waiters说,「我知道我想来这里,但是我也关心球迷会怎幺看我。但是后来我想,管他们的!他们之前怀疑过我。他们认为我只是个笑话。但现在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必须男子汉一点。」

「我知道球迷会说他是疯了吗。会说我一步天堂,一步地狱。球迷会觉得我很快就要离开这个联盟了。所以当我签下这合约的时候——我就是赌上了自己,并且要成倍的赢回来。」

对Waiters来说,用自己打赌也是他迄今为止最大的挑战。

「我把很多事藏在心中。有些时候我会想,不管怎样,我不是来这当父亲或者男朋友又或者是朋友的。我在这里是来打球的。」Waiters说,「很明显我关心很多事情,但是我把这些都放在心里。」

Waiters的赌博看上去并没有得到回报。上赛季的热火开局十分糟糕,阵容不整和伤病潮让球队情况混乱。

「训练营之后,甚至没人真的和其他每个人之间谈过,」Spoelstra回忆起,「球员们不熟悉彼此,也不知道该去期待什幺。那是一个缓慢成长的过程。」

对Spoelstra来说,了解Waiters也需要过程,只有在赢得他的信任之后,你才可以看到他安静而又能被教导的一面。Spoelstra回忆起热身赛一节录像课,Waiters坐在板凳席上,用毛巾盖住头,后背斜靠在椅子上。

「看上去他就好像是在睡觉一样,」Spoelstra说,「我把他叫到球队面前,‘你不兴奋是吗?是不是希望我们都打扮成小丑那样才行?我们要怎幺做你才会注意到?’」

Waiters解释说他平时仅仅就是那样的坐着,不久之后Spoelstra也开始理解为什幺他会这幺做。两个人的关係随着赛季的推进而日间紧密,一年中Waiters总是定期和Spoelstra两个人单独出去吃饭。Spoelstra了解了Waiters的背景故事,也明白了他玩世不恭的态度。就像锡拉丘兹的Hop教练那样,他发现了在Waiters怒目而视的外表之下那个令人喜爱又忠诚的性格,这远不是像场上那种火爆的脾气那般。「让我们更多看见你的笑容,」在看到特别有意思的Waiters的时候,Spoelstra会这幺说。

他们关係也会有问题。赛季开始时,Waiters很难满足热火的体重要求,同时也对Spoelstra的要求开始感到沮丧。

「他们想要我减肥?」Waiters在赛季早期跟亲近朋友聚餐时这幺说,「我的骨架很大。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但最终,Waiters的体重还是减了下来。他把自己日常饮食里的炸薯条和炸马铃薯片去掉了。在回费城的时候,他不会南部街区的Ishkabibbles挑自己最喜欢的食物吃。最后的结果也如预期。Waiters的体重从234磅减到了218磅,他开始表现的更好。当下半赛季他和大多数队友都完全恢复健康时,热火开始把战绩差一点点往回追。

「Dion就像更衣室的大多数人那样,他带来了一种活力,」Spoelstra说,「我管那个叫非比寻常的自信,一种他打球的气势。他是如此的对自己有自信,以至于把这份自信传递给了全队其他人。」

上赛季Waiters带给队友的都是积极的影响。热火在11胜30负开局后,后半赛季以30-11收尾,其中Waiters出场的时候23胜5负。他也在职业生涯中第一次成为了关键先生。Wade的离开,让Spoelstra需要找到一个能在比赛临近结束时接管比赛的球员。正如Waiters在赛季开始前告诉Riley的那样,他竭尽全力的找出每一个终结比赛的机会。就像他之前所面对其他挑战那样——在南费城活下去,在锡拉丘兹打替补,在骑士角色的减少,在雷霆的被迫出走——Waiters只会用一种他自己的方式回应: 用场上的表现说话。

3月,他在Kemba Walker面前投进一记三分终结了与黄蜂的比赛。更早的一个月前,他用一个急停跳投跳投的三分解决了篮网。但每个球迷印象最深刻的,一定会是那个在1月下旬,面对Durant和勇士时用一个急停跳投三分绝杀球,热火也取得了比赛的胜利。

「当他走上球场,我想,‘我的天,好吧,这个时候他不会传球的。他会自己解决问题。’」Spoelstra想起这球。

Waiters非常清楚的记得这球,一个在Klay Thompson头上投进的三分。

「Klay让我进入了自己的节奏,我感觉自己回到了Chew的球场上。你知道自己在自己的脑海里倒数计时是种什幺感觉?5,4,3,2,1。我经常在Chew投这样的球。我把自己带回到了那个地方。而最终我得到了这个机会。那个时候我的脑海里一直出现这句话。‘这就是你想要的机会。现在就去抓住它。’所有的这些情绪堆积造就了我的那个庆祝姿势。」

篮球无关的自信!无视队友和霸佔出手的「服务生」如何试图说服自

随着他的关键球能力被逐渐认可,Waiters最终开始赢得球迷在网路上的尊重。他对热火有很好的影响,融入了球队的文化,而且据Spoelstra说,他会在选择正确的方式而不仅仅是简单的就投出关键球。正如他在克里夫兰的第二年那样,热火在Waiters上场时有更好的进攻和防守效率。

Waiters同样也为球星看台写过回忆类的文章,文中他回顾了在南费城所度过的孩提时代的种种细节,也从侧面解释了为什幺在经历这幺多不幸之后他依然能培养这种爆錶的自信。

「他们必须要把那个放进名人堂里,」Waiters说到他第一次写的文章时,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他们必须要把那篇文章放进名人堂里。」

什幺名人堂?

「球星看台的名人堂! 」

儘管热火后半程发力追赶,但最终还是无缘季后赛,Waiters的赛季因为他的脚踝伤势而过早的结束了。休赛季Waiters又一次跳出了合约,成为了自由球员。而连续第二年,Waiters需要等到其他人做出决定之后才能签约,比如热火想要保留出空间追求Gordon Hayward。

在Hayward签约波士顿之后,迈阿密又一次找到Waiters,并最终和25岁的Waiters达成了一份4年5200w的合约。一年前的Waiters还在关心球员们会怎幺看他的低价合约,一年后满是祝贺的简讯纷纷而至。John Wall发来了,Westbrook也发来了。他的大哥KD也是首先发来祝贺的那些人中的一个,儘管他没帮上忙但还是发了简短的资讯过来。

「你虽然还没有得到和我一样多的薪水,但还是祝贺你。你值得这一切。」Durant发给Waiters的是如此写道。

Waiters职业生涯将首次连续两年在同一个总教练手下打球。辗转多队打球之后,热火最终把球队长期的信任给予了Waiters。

「他喜欢说他赌上了自己,但他同样也赌上了球队,」Spoelstra说,「我们同样在他身上下赌注。我们不仅仅是工作。我们想要把关係发展的更长一点。」

Waiters眼前依然还有很多挑战。Spoelstra说他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球队依然会让Waiters先发,并且希望他能在上赛季末闪光的基础上赢得更多的胜利。

Waiters将会有一个女儿——她会叫Dior——在这个晚秋降生。他有一个也叫Dion的儿子,一个四岁如同他父亲那样吵闹又令人头疼的小孩,让Waiters忙不过来。(举个例子,在Waiters玩一款特殊的线上挑战类游戏Madden时,小Dion会不管Waiters的劝告爬到他的脖子上。「Dion,你醉了吗! 回你的房间去看卡通,」Waiters会带着怒意的喊他回去。)

这个夏天的早些时候,Waiters回到了南费城,举办了很多回馈他所生活的社群的活动。在Chew,他把準备好的书包分发了给300多个孩子,然后就钻进一辆Mister Softee卡车里,开始做每一个完美的甜筒,并给这些孩子。(「我曾经就在那里跑,而现在我在卡车里! 」) 第二天他举办了一个免费的篮球训练营,而且和年龄稍大一点的孩子进行一对一。

篮球无关的自信!无视队友和霸佔出手的「服务生」如何试图说服自

在夏天的那个时间点上,他还在逐渐适应新获得的安全感。

「我还没有真的抽空坐下来回想这些事,」Waiters谈到他的四年合约,「但是我永远会祈祷,永远会感激。」

「所有我经历过的事情。在这座城市里我所面对的很多情况。我失去了四个表亲和最好的朋友。我看到了这些,但是生活并且倖存了下来。会有枪顶着你的脑袋,会有警察来到你的家。但我有着能告诉我自己应该去做什幺事的自信。所有我经历过的事情,本可以让我有心理障碍,但是我挺了过来。如果我没有这样的自信,我就做不到这样。这是跟篮球无关的自信。」

正是这种自信让Waiters敢于迎接每一次的挑战。


上一篇:

下一篇: